疾之糖姜!

渡苦长岁,枯木逢春。
寒凉回故,可以久长。
行止由心,拙笔无缰。
齁咸一颗岁姜。

“笔中狂徒略走,还谢一山青丘。”
“吾非狂骨,非不群,唯一匠尔。良剑出吾手,赠与扶风客,览月拿云,再归匣中。籍此自宽慰,俗眼得以窥青天。垂首叩拜,大川踽踽走,吾为夕死人。”

如果可以,看上一篇文时放一下这个吧……可能也不是很配,但是是听着写的。

【孤曦】die in here01

  其实是八月末开始动笔的,但主体都是最近写的,白杨雾的天气就适合这种故事吧,梗源自《魂断威尼斯》,可能表达不出那种感觉...这篇的孤曦我真的不敢说很原著化,也许会觉得ooc么?第一人称我不大会把握,新题材了...丧丧地希望评论了!

  我又遇见他了。 
  他换下了外衣,昨天是橄榄绿的短马甲,今天只穿白色的翻领衬衫,袖口有帆船与唐菖蒲的刺绣。这种白绸的料子大概不好,较粗糙而且,太白了,白到像是没有颜色,我母语中称这种色彩为:苍白。 
  这种死气沉沉的颜色不适合他。并不是说他不适合白色……不,他衬泛着爱琴海雪岸的珍珠光泽的柔白,夏至时,咸涩的东风将极昼阳光吹来,翻山越...

【姜泛】冬矣

午觉,闲视户外,忽觉寒云岁远,空年日近,而余惘惘不识秋。
今暑酷长,白露不艾,太清不畅。二三日前,尚重荷迭出,迤逦于余居双池。未几,竟尽已败落,桂子始结,黄珠垢盖,香冷,俱坠余冠肩也,实怪矣!然顾而数思之,此非商信时邪?是生逢时,生不逢时欤?
余泛,偶客昆后,长生昏愦,甘乐啮雪者。汝道:何为风雅?嚼梅乎?嘻!或言浊流柝世,或争大小之别,云泥之分。
余立海中洲。

周边到了,激动之下摸了把,转行吧我还是x

《年年·秋分》「庄白庄」

#两淮联稿·岁姜

木叶呼风。
“举杯.....邀..嗝!..馔玉..钟鼓馔玉…”
喁喁醉语,寂默四合里却也听着真切。
庭下一片席,一张几,薪火里烫一壶烧酒作滚喉,红光映透了大幅白袍,便是半身沐月,色若积水空明,半身袅袅俗世温——盅里一团囫囵月,满上流风吹雪三大白,先干为敬!
仰头饮尽,残酒淌进领口,也算入腹,不辜一十春?
李白肆笑,脱靴弃置草色里,他醉眼看不清杯碟,只见得明晃晃两轮秋盘盛霜,霜花鼻尖荡,便半个身子倾案上,伸出手去捉月。
“嘶!”
没捉着,吃痛缩回手,却打蛇随棍上扯住人衣袖。
“李十二,瞎糟蹋东西。”庄周一手拨开瓷碟,一手捻了只竹筷敲在李白手背,不留神被拉得一踉跄...

【安雷】成礼01

“我想看囚犯安x恶魔雷”引发的血案,川er全程漫画哟想想就很兴奋!我对这种题材不了解很多东西瞎掰的,bug估计很多,欢迎指出,感谢。/瞟了眼前几天写的段落,自己都不大敢看了,虚 @高级灰

黄昏褪色时,夜空便如湿润的,吸饱露水的的天鹅绒幕布,阿尔忒弥斯用抚摸黄金麋鹿的手,将之徐徐展开,星屑零碎地粘在短绒毛上,若挂上东方的绸缎,定不会挽留半颗。这是一种暗,又是绚烂。
紫罗兰色。
是阿贝拉的夜——假使安迷修看得到那高而小的窗的外边,他会发现,今晚天气难得晴朗,比起前段时间连日的雨水来说,而空中,只悬着一个白月亮。
帝国的监狱也许比它的城堡还要坚固,毕竟城堡需要庄严,监狱不仅需要施犯人以压迫感,还...

【姜泛】萍

失眠产物,要命,是真事,真叫萍。

姜泛本不姓姜,也不名泛,这且算是她的道号一类。
其实,她对自己的俗名一点儿印象也没,老道告诉她,她俗名里有个“萍”字,萍踪无定的萍。
她才恍惚记起,好像是有不少人和她说过,这名字称她,生性轻浮,无根无源,飘忽。跟那天边断了线的纸糊蛾子似得,一转身,谁晓得——又去哪儿了。
老道摇头,说,前尘旧事,休恋。便给她诌了今生逆旅的簿上字,姜泛。
起号那日,木桌上一碟子姜末藕,他筷子尖儿点点碟沿,“囡囡啊,今后,你就随姜姓吧。”
怎不随藕姓啦?
至于泛,老道说,这不是个好字。泛彼柏舟,亦泛其流。同样是流离,好的字,她命里福薄,担了要损命的。不过毕竟不颠沛,流离流离,以敖...

【李白x庄周】荒堂·睡前故事

用的「荒堂」里的设定,时间线为暧昧晚期。qwq我真的把握不了现pa,太ooc了真的我〒▽〒对不起。天大地大绑画最大 @旧疆

有道是:天道好轮回。
但李白实在不懂,此时报在他头顶三尺的,是哪一遭因缘,悬在电脑桌前的吊灯扑哧哧闪了几闪,终与显示屏一道,暗成一场静默的寿终正寝。他指尖尚触着W键,来不及敲下,鼠标热乎乎被裹在掌心。
“靠!剑仙来下抓一波……呲——”
“……”
完了。
李白试想待会回游,邮箱里一排的“举报通知”,顿觉有些脸僵,然而,事实证明他实在想太多。
二十分钟过去,在他重新连接电路检查插口并更换三个排插后,插座里愣是半颗火星都没闪出来,李白才后知后觉:整间屋子里的电器都停止了运转...

【安雷】「随笔」

一时冲动写的,没想到第一次交党费竟然这么敷衍……设定礼仪背景全是瞎掰,雷王星=架空背景吧饶过我orz私设是山。

“雷王”是星际空间里对它的普遍称呼,以凹凸语为桥梁。
然而,广为人知,不一定就代表这是个好译名。带有“雷”与“电”之类的词,总似蕴含着一种惊人的爆发力,将诵读者的嘴从舌根撕开,唇角张成一副滚烫的鲜血淋漓——破坏,毁灭,灾厄,暴力,如同当下星际中,最恶的词汇:雷狮海盗团。
精准些?雷狮。
  
但事实上,雷王星的子民用母语唤它:Donar。
亲爱的多纳尔,富饶之地,力量之邦。广袤的农田,展翼白鸟,希芙烁金融日般的发稍与新生儿一一亲吻,祝福他们拥有绝伦的黄金瞳。统治每一捧山海原野的,是...

首杀

盹盹盹盹嗝。:

:#酒鱼合志##二宣#

你醉生,我梦死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刊名】《醉生梦死》
【原作】 王者荣耀
【cp向】酒鱼【李白x庄周】
【全年龄向】
【规格】B5  【页数】200↑↓
【价格】待定
【主催】尘汪汪  【副催】溪执
【校队】Clown 陆岳  【排版】西桑桑
【封面】浮笑  【二宣】盹酒
【文手】瑞鹤  溪执 祭苍海 竹由  岁姜 伏羲  阿仄  秦慕
【画手】sato 清水 盹酒 秦慈 九蟲 sako 浮笑 旧疆 Rey  尘汪...

1 / 6

© 疾之糖姜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