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娃姜。

渡苦长岁,枯木逢春。
寒凉回故,可以久长。
行止由心,拙笔无缰。
齁咸一颗岁姜。

“笔中狂徒略走,还谢一山青丘。”
“吾非狂骨,非不群,唯一匠尔。良剑出吾手,赠与扶风客,览月拿云,再归匣中。籍此自宽慰,俗眼得以窥青天。垂首叩拜,大川踽踽走,吾为夕死人。”

一个写手的摸鱼混更……我也想吃糖orz

【酒鱼同人本】印量调查

我疆给我画了插!

旧疆:

给我姜画了插!


冰鹰三土🍭:



【刊名】《醉生梦死》



【CP】酒鱼



【级别】全龄向



【规格】B5



【主催】尘尘【副催】溪执



【文手】瑞鹤  溪执 祭苍海 竹由  岁姜 伏羲  阿仄  秦慕



【画手】sato 清水 盹酒...

【孤曦】悬壶00

※一个短序,不知道正文什么时候才有空写。文题和悬壶济世没关系,没毛病。曦月真好,我爱他。

00
朱霞九光,彤云昭若,绝情谷内的黄昏,是日月并行于空,金乌踏星之时,涧石草木俱染了层浅湘妃,寒潭流水鸣。
潭畔置一几。
孤剑端坐几旁,闭目养神,黑发如瀑依在肩背,教人看一眼,心便与暮雁深水一同沉淀下来。他身旁放了只黄铜风炉,内兑夜露朝泽。
正煮茶。
不知几时,水声由依稀可闻烧至鼎沸,曦月才踩着黄昏的尾巴,姗姗来迟。
“你来迟了,曦月。”孤剑抬眸看了眼曦月,侧身熄灭炉火,斟一杯茶扶至唇边缓呷,语调平静无波。
“他说有好酒赠我,偏偏不记得放在何处,翻遍了整个酒窖……才找到这一壶。”曦月不甚在意地哈哈一笑,扬了扬下巴,...

修仙整理一下「已经开了」的坑:
全职高手:
喻王:永爱之远,分食
半史:
酒鱼:荒堂,酹黄粱,捉月,年年·冬至,杯停,钉
亮瑜:再归来
梦间集:
孤曦:悬壶
圣紫:西州
原创:
灯下尘
道姑与蛇

至于还没动笔的……就很难数清楚。有很多题材都想尝试,比如西幻,现代,正史,民国,武侠,神魔等等等等,虽然现在的都没掌握,但还是希望有机会能写一写。
最近在试着接触正剧向,这是我一直很喜欢的一种,但是剧情从来都是我的薄弱点,因为脑洞匮乏,想不到有趣的故事。前几天写妄物,修一年以前的文,真是一边修一边吐,不知道当时在写什么东西,太做作了……现在写的西州应该可以说是有一点剧情了吧,不过新坑悬壶会更加加大剧情含量,挑...

【圣紫】西州05

※啊消沉……到底有没有人看的……

明亮一簇火悬在路前,破开暗幕,映着紫薇鬓发柔若白柳。
“阿紫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任凭紫薇如何提速,圣火令始终缀在他身后半步处,不多不少,只半步。如此走了一会儿,紫薇也懒得搭理他,缓下步子,权当耳旁过风。
圣火令却不介意,依旧兴致勃勃地自说自话,“其实那日我见你,便觉面善得很,像是曾见过,不过……我可确定今生没有,难道是前世么?你们中原是不是有个说法,叫做一见钟情?”
这话中调戏意味昭然于表,且俗套得惊人,紫薇闻言倒是给了他个眼神——他竟这种老招都照使不误的?
“哈哈哈别这样看我嘛……心痒。”圣火令自行将之理解为紫薇的回应,迈步与他并肩,“其实这种话,是我们波斯小伙...

我的心之所归,被一群手持凶器的恶棍占领,他们烧杀抢掠,拿我最干净最美好的所爱,去满足他们龌蹉的想要被人瞩目的愿望,他们给这种行为冠以冠冕堂皇的名号,“我们,是以爱之名”。
从此我成了一缕游魂,被我曾经的净土排斥,我恨我自持清高,不愿手持利器去给他们开膛剖腹,只能一遍遍诅咒:终有所报。可是真的会“终有所报”么?
谁知道,反正我已死亡。
而恶鬼,万寿无疆。

【酒鱼】妄物

※把原先的整合修了一遍,且补全了本垒打的内容,被黑历史气哭,不知道在写什么……和谐内容转评论链接。新手上路。 @旧疆 你、你满意啦吧இωஇ !

秋木瑟寞。
肃枝凝叶冷梧桐,傍着白墙青瓦,拢出一方独立浮华上的幽僻院落,有葛草蔓蔓,冥石磊磊。兀起一袖寒风,落叶覆薄霜,恰是飒飒扑去了前楼溢来的琼壶雕樽当啷响、艳骨香魄。
一泓碧湾,点两三星荷,间有莹蓝尾鳍带珠而起,惊扰素镜,却转瞬又复归平波。
波心出水一座亭,李白倚竹望了半晌,隐隐绰绰看不真切,他合齿碾下衔着的叶,汁涩气清,疏裹灵台。
一只塘鸭忽地扑入水中,朗笑声乍起,李白已提剑揽酒,足下掣点越塘而过,堪堪落在亭下身影前不盈步处。
入梦人斜肘支在石桌上,翠袖...

【深山老林】道姑与蛇01

※打压伏大蛇恶势力! @超能伏羲

神仙?……祖师爷您?嗳……怎么不见了……
呔!伏大蛇!你把我的神仙爷爷吞哪儿去了?嗨呀!真是晦气……呸呸呸!
你倒是回我话呢?傻啦?错吃人嫦娥仙子的玉兔精啦?喂……

呃呀!
我从干草垛里咻然惊醒,猛的伸手向前一抓,却没扯住林泱,反而扑腾了满脸的灰,小指磕着了木板险些疼出我的眼泪来。
而眼前哪还有什么五彩斑斓五光十色的大花蟒,更别提我家通天遁地的祖师爷了,缠在颈上的蛇尾成了一根禾草。哦,是了,是梦。
不过这个梦……倒是不寻常得很。我缩手缩腿地从香案下爬出来,到外头天井接了些水,抹把脸——不干净?管它呢。便坐在天井沿上,回想起这个不寻常之处。
我叫做姜泛,是一个道姑,但...

【圣紫】西州04

※写得很迷,很迷……想要小黄手和评论orz @陵川 川哥,等你( ͡° ͜ʖ ͡°)✧

圣火令找到紫薇时,他正端坐后坡一方修道台上,泠风拂面,云海腾生间白鸟翼如波,碧落神光给昆仑山画上了层不可侵犯的面皮。
此处得造化偏爱,比起那洞窟不知好上多少成,自那日圣火令捡回紫薇,他便堂而皇之毫不客气地独占了这历代明教教主独享的风水宝地。紫薇此时对于圣火令仍存戒心,可一方面确实他需要疗养,另一方面,虽然身处劣势,但他骨子里的狂妄依旧让他不信自己真会被掣肘。
“阿紫你宁愿跑到外面吃冷风,也不愿与我共处一室?真叫人……”圣火令撩开袍角,据着紫薇身后的一块坐下,顺势勾起缕皓发凑在鼻尖轻嗅 ,“肝肠...

【紫独】「随笔」

※不知道在写什么……

名器有集:刚柔并济,碧落神兵,紫薇也。
其主独孤求败,人尊之剑魔,藏剑四于剑冢之中。然,可百炼钢,可绕指柔者,惟紫薇软剑也。
欲问——何为软剑?
杜公诗曰:“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”。
又问——三剑烨然,煊赫昭世,知青光利剑之锋锐无意,玄铁重剑之大巧无锋,知腐溃木剑之竹芥无俦,而独不闻紫薇软剑邪?
乃是其不出也。
软剑无常,通达六变,放,则难收,控之不易。曾误伤义士,其主视之不详,乃弃其于宥谷深渊,为大蛇所吞。
蛇食腐臭,腹内腥膻不可状。然日月漫漫,紫薇累世居于其间,伴与孤寒,后虽破腹而出,已心性不复比昔也。
人终弃我,何必从人?
沐猴贪狼,谁人可信?
欲人不轻,当利器藏胸,锐匕外...

1 / 5

© 妙娃姜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