疾之糖姜!

渡苦长岁,枯木逢春。
寒凉回故,可以久长。
行止由心,拙笔无缰。
齁咸一颗岁姜。

“笔中狂徒略走,还谢一山青丘。”
“吾非狂骨,非不群,唯一匠尔。良剑出吾手,赠与扶风客,览月拿云,再归匣中。籍此自宽慰,俗眼得以窥青天。垂首叩拜,大川踽踽走,吾为夕死人。”

其实小心翼翼地埋了这么多伏笔暗示,结构安排,最后还是没人看懂也真的比较失落,不过有没有人看都是问题吧哈哈😭觉着这种状况吧,一是我功底不行词不达意,真的很难传达,二是不是什么大家太太,自然没有人会去怎样细心地读,三是阅读方向不同,没遇见契合的人。
其实自己写一堆分析也完全可以,至少阅读更加容易了,不会那么莫名其妙,还可以顺便装个逼/没。之前听过一句话,说是吃北京烤鸭,不沾酱不包面皮不裹葱、黄瓜,一口下去就是实在的肉,哪有什么意思呢,如同你去送一盘菜,客尝之前就细细把妙处说好了,那也太没意思了,总觉得失去了点什么。很喜欢“馨香盈怀袖,路远莫致之”这句,一部分原因是,上句引自《梦歌》“归乎!归乎!琼...

【酒鱼】洞天

  01
  春生兰、棠,生杏花白梨,山茶,桐绿柳絮,草木萌劝,仓庚鸣。夏暑楝青葱,蝼蝈叫王瓜,腐草为萤,大雨呜呼时行倏忽止,紫薇迭放,茉莉如珠,风荷绰约。秋时桂铺十里,美人蕉娇,芙蓉盈渠,上有白露为霜,鸿雁来而元鸟归,寒蝉肥菊。冬,天地肃然,草木败矣,长云日远,年岁日晚,死葳蕤。
  后腊梅始开。

  四时之景,除却人间,李白只在此处见得过,他入瑶池栖息玉树头,可俯瞰大千:三十五白马玄光天遍植桃花,广寒独老桂一株,凤林梧桐自彩云深生。
  云上无忽然,无百年,自然也不受红尘时序,日月可以同辉,优昙现则万代俱荣,所以,他是不知春秋,更不知七十二候的。

  三候……水泉动。
  “叮咚。...

漂泊与天地——文评to岁姜《横江词》

😭羞羞

朝旧:


入时浮槎,出时芥舟。


是宦海名利客,是九洲逍遥客?


是一般无异的衣衫飘举?


是漂泊,却不尽相同。


人生有小漂泊,亦有大漂泊。


*小漂泊,是个人的有限之身与有限之生,在短暂的生命历程中的四处流徙;大漂泊,是芸芸众生在无尽的空间中,本质的生存状态。


对时间和生命都极为敏感的李白(“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为青丝暮成雪”,大概如此),在《春夜宴诸弟桃李园序》中一语道破: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。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”可谓通透。


然,这是故事外的李白。故事中的李白尚未及此。道途仆仆、形...

© 疾之糖姜! | Powered by LOFTER